八捌體育新聞網 LOGO

籃球在她們眼中的樣子

晚霞透過長安街樓宇的縫隙,映照着東單體育場。女生隊擂主“人民女神”隊,正在迎接2021“下站東單”的最後一個對手邁道斯的挑戰。

這是女神隊連續5年站上東單比賽的舞台,她們的隊伍中不乏前WCBA球員呂琦佳雪、前CUBA冠軍劉欣婷以及前日本職業選手兔姐。每周打兩三次籃球的她們,因為籃球走到一起。出身不同的她們想讓大家能知道——其實女生打球也是可以的。

實際上,由於疫情等客觀因素,今年的“下站東單”來得格外晚。5月份開始籌備,10月份才真正開賽。遲到的賽事,讓每一周都變得珍貴。

吳悠的妻子楊舒越經常在社交平台上幫着丈夫張羅着比賽,替他回復着球迷的疑問——“什麼時候可以預約進場名額了?”、“都可以通過什麼平台遠程參與”……

這些年,楊舒越作為吳悠的輔助者,為他處理了無數細枝末節的事宜。用楊舒越的話來說,他是吳悠查缺補漏的“保姆”。但“保姆”從不邀功,她深知東單這項賽事是屬於吳悠的。能為這個平台出一份力,就已遠超她10年前的夢想。


籃球在她們眼中的樣子 (來源:體育專稿)

    籃球在她們眼中的樣子 (來源:體育專稿)

    體育在2021“下站東單”比賽過程中,採訪到了劉欣婷和楊舒越,在這個荷爾蒙噴發的賽場,女性用不同的方式書寫着她們的故事,以下是她們的自述。

    我是劉欣婷,現在是一名籃球教練,也是“人民女神”隊的隊員。 剛進遼寧體校那會兒,我和郭艾倫算是同級,都是少男籃少女籃。可慢慢地他進入到了一隊,我還在原地踏步。

    練了三年,加上身高和條件在專業隊並不佔優勢,姐姐已經歷磨難走上了職業隊球員的道路,家裡人對於我的希望,就變成了好好學習。

    但其實和籃球的故事從我一出生就開始了,我們家都是打球的。

    在我有記憶之後,我的姐姐就已經在體校去訓練了。每周末,我跟媽媽固定的活動就是帶着一堆好吃的,去體校看姐姐。

    你們別看我現在人高馬大挺壯的,其實我小時候身體特別虛弱。一二年級的時候,老師們因為我高就給我報名運動會,可我怎麼也都跑不到第一。

    三、四年級,我爸開始教我打球,可一上來,球就砸我臉上了。那時候我就說,我再也不打球了。

    考上北京師範大學,開始了CUBA之旅,沒成想第一年打決賽就和邵婷姐住到了一個宿舍。

    我婷姐真的是讓我第一個感受到——籃球和學習是可以兼得的。更厲害的是她從頭到尾的人生規劃也特別清晰,這真的讓我特別佩服。 畢了業,我媽更想讓我回家當老師,可我卻想留在北京。這裡有我的球友,也有更多的機會。

    後來在我上班的地方,有一群女生在打球,聽說她們是一個民間組織,能打比賽,能和男生單挑,我就開始故意在她們眼前晃悠,希望她們能注意到同樣打球的我。

    得償所願,她們覺得我打得不錯,我就加入了她們,也就是大家後來看到的“人民女神”隊。

    “人民女神”隊其實組起來的初衷——就是想讓大家能看到,女生打球其實也是可以的。打比賽的機會多了,我就開始做短視頻營銷,但我的評論區總有人抓住“女生打籃球也行”這句話來噴我。

    我不懼怕和男生去做比較,可男生和女生天生就是沒辦法做比較的!我們雖然不能同場競技,但我們在同一賽事、同一位置也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好的成績,都可以一樣去追求更高的目標,挑戰最好的自己。你看今年的奧運會,我們的女籃隊員不就做到了? 其實只要換一個角度看問題,我們女孩也是投籃會很准,突破會很快。所以我一直想呼籲我們熱愛籃球的女生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多去展示自己,然後把自己的愛好發光發熱。

    至於“下站東單”,我覺得這是一個有迴響的賽事,它會真真切切影響着你的生活。就比如現在比賽還沒有開始,我就坐在這裡接受你們的採訪,又或者是我單位同事就叫我“東單詹姆斯”… 現在我還挺喜歡我現在這個狀態的,日常做我的專業工作,但也有時間去做我喜歡的事情。疫情前有一段時間,我為了工作停了很多活動,後來我覺得女生的的籃球壽命已經夠短了,我還是得多給自己爭取一下。

    所以說,未來,不管我的工作,還是我的生活,甚至未來的孩子他的籃球教育,我可能都是一直是這樣的,就一直圍繞着籃球。

    我是楊舒越,現在主要經營吳悠的業務和巔峰啦啦隊。

    大家更多地知道我,是我舞者的身份。我做啦啦隊已經十年了,其實也獲得了不少榮譽,突然有一天我覺得我對它的熱情沒有那麼高了,然後我就開始做一些幕後工作,編舞啊,為團隊做一些包裝。後來發現,我還挺適合這個的。

    和吳悠結婚後,我也開始幫他做一些細枝末節的事情。雖然我在啦啦隊的專業上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涉及吳悠的圈層,我就得開始慢慢摸索。

    吳悠他很有想法,經常就是他有了個大方向,我就開始落實細節開始執行。就是一個賢內助,更形象地說,我就是一個查缺補漏的“保姆”。 吳悠他不善於跟人溝通,所以我就幫他打前“戰”,等他出場,他就能沉浸在他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裡了。

    我想了想,這十年,吳悠辦這個賽事就是為了玩,也很幸運他玩出了質量和影響。

    吳悠他有一雙慧眼,他能看到一個球員或者一個普通人的閃光點。

    因為“下站東單”它並不是一個非常高水平的競技舞台,特別在海選的時候,那為什麼大家會願意看?

    是因為吳悠他在主持他自己的這個活動時,他會發現這些人有意思或者是不一樣的點,然後從而結合在籃球中。

    其實我覺得下站東單可能是一個籃球類的曲苑雜談,或者是一個什麼說相聲的地方,大家都能在這裡面能找到很多歡樂。

    哪怕是突然走進了一個喝多了的老大爺,也能參與到其中,可能就是包容性吧。但這種場面可能在其他的比賽中也就不太能出現了。

    今年“下站東單”的比賽中,有一位我印象特別深刻的球員,清華女籃的宋珂昕。

    一個女生竟然可以通過和男生打選拔賽後晉級夜賽,在我的印象里她應該是第一個。

    後衛出身,喜歡分享球,比賽中有人喊她“東單楊舒予”,但我覺得她就是獨一無二的宋珂昕。

    其實第一周她也來了,可惜天空不作美。校園籃球出身的她,覺得東單的籃球氛圍太好了,和男生打比賽絲毫沒有畏手畏腳。

    打籃球的女孩真的是太帥了! 不管是東單女神隊,還是中國三人、五人制女籃,以及得了銀牌的中國輪椅女籃,她們都像花木蘭、娘子軍的感覺。所以我希望如果我以後有孩子,是女孩的話,我願意讓她去打籃球。

    其實認識吳悠后我也不喜歡籃球,小時候更是討厭籃球。

    每次從操場走過總是會有籃球砸我的頭,後來“下站東單”的這個賽事,讓我慢慢喜歡上了籃球,後來我發現喜歡籃球的人都太可愛了。 吳悠是一個,他心裡一直住着一個大男孩,一直沒有變過。

    現在他開始和小孩打成一片了,炮兵大院的小孩已經拜他為師。每天吳悠回家都會跟我炫耀孩子們的成果——“有一個小孩胯下運球已經能做600多個”、“小胖罰球7連中”…

    這赤裸裸的自豪感帶着我也開始想試試打球。每天晚上,小朋友們打球,我來搶板,和孩子們一起感受最純粹的籃球可太好玩了。早知道我就不在家鍛煉身體了,下樓打球不好嗎?

    今年東單總趕上雨,入場名額也有限,那些球迷還是依舊趴在柵欄外,觀看着比賽。

    沒開賽前,我們的微博私信就會炸了一樣,問今年什麼時候開始?也有很多球迷跟我們聊天說,之所以來到北京這個城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有“下站東單”的這個賽事。

    甚至有的人說,我投了很多簡歷,但我選了一個離東單最近的工作。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在有比賽的時候很快的就來看比賽。雖然“下站東單”它不是一年四季都有,但他就希望離東單更近一點。

    其實10年堅持一件東西,你要看是堅持什麼東西。

    如果你10年一直堅持一些很枯燥的事情可能是很難,但是堅持做賽事或者打球、跳舞,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我們心中這一生中最重要、最喜歡的事情。

    加上有那麼多喜歡籃球的朋友,喜歡“下站東單”的球迷,所以我覺得並不難。能堅持到現在我覺得很順、很自然,可能後面10年我們可能還會繼續這樣做。 現在想想,我十年前的夢想可能是做一個非常牛的女dancer。但我現在能輔助吳悠幫他做這樣的一個守護人們實現熱愛的籃球平台,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我曾經的夢想了。

    對於未來“下站東單”我希望它有下一個十年。遠的不說,就希望像吳悠說的那樣“明年再見”吧。

    為您推薦:

    ☆ 八捌體育新聞網:提供即時的體育新聞

    ☆ 發樂娛樂城:體育投注娛樂城首選

    ☆ 2022年十大娛樂城推薦

    ☆ 快來領取娛樂城體驗金

    ☆ 速看由合格分析師提供的專業運彩分析

    百家樂從基礎到進階的快速入門教學

    2022世足的最新資訊搶先看

    最新體育新聞

    error: 無此權限